我小时候淘气,闯祸好几次,现在就当童年的故事来回忆吧

#童年的时光故事#

我就是那个淘气的孩子,每个人不闯祸似乎就不是一个完整的童年。


我家姐妹四个,从小就我像男孩子一样淘气,平时也喜欢和男孩子玩。


经常和隔壁的一家三兄弟一起,德保,德平,德强,还有我自己家表哥 ,我们就像难兄难弟一样,表哥是我大姑家儿子,从小表哥在外婆家长大的。


记得有一年冬天下了很厚的雪,有我们膝盖那么深的雪,我们几个人一下午就在外面玩,打雪仗,堆雪人,到天黑了,还不知道回家,也不知道饿,一直到了晚饭点过了的时候,还在外面玩。

那时候德宝已经上初中了,他上物理课,知道了阿基米德的一个定理给我一个支点,我就能撬动地球。

那天晚上我们几个人,在我家边屋里,大家在德保的带领下,就来试试看,能不能做到给我一个支点,我就能撬动地球。


德保用一根扁担来撬大石磨。

德保负责撬,我,我表哥,德平,德强负责垫石头进去,经过我们几个小屁孩子的不懈努力,终于给大石磨撬的滚下去了,外面是厚厚的雪,我们又顺着结冰的一条路在滚石磨,我们几个力气真大呀!


两三百斤的石磨被我们五个孩子滚在雪地的冰道上,那时候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滚?就是觉得好玩。


不好!下坡了,石磨越滚越快了,我家出门不远处就是一个大坡,轰隆隆,石磨滚到坡下去,歇菜了……


我们五个小朋友顺着坡去找石磨滚到哪里去了?不远处,隐隐约约看到一个吸烟的火星,借着雪的白色知道肯定是个男人在吸烟。


我们几个撒腿就跑,知道被人发现干坏事了,那个人就很凶很凶的喊到:“站住,谁家的孩子?”


是我们队长,队长看了看我们几个小屁孩,问我们都是谁家的孩子?看看那个石磨在坡下一块沼泽地里躺着了,他说要是他走快半分钟,那躺下的可能还有他了……哎呀妈呀。

队长领着我们几个回家“告状”。队长在大门外给隔壁的三兄弟父母大声喊出来了,那次我叔叔,姑妈,姑父都出来了,队长给我们三家开安全大会了,那天晚上好热闹呀!三家家长都跟队长说对不起,是我们没管好孩子,回家肯定得揍。


几个娃被家长们都领回家了,都饿的肚子咕咕叫,以为回家能好好吃一顿饭了,哪知道吃的是父亲的细竹鞭?那是第一次,也是生平唯一一次细竹鞭,而且是脱下棉裤打的。


老妈那时候带两个妹妹睡觉去了。姐姐可能在写作业,也没人来救我。


老爸一边打一边问:“看看你们这次多危险,要是石磨碰到人了,你们几个孩子害了全家,下次还去害吗?你一个小丫头,整天跟着那些小男孩子淘气……”

老爸平时很少很少骂我们姐妹四个的,更别说打了,老爸从来不打孩子的,大概这次事情严重了,说再不打要上房揭瓦了。


那次打的终身难忘,虽然隔着秋裤打的,没皮开肉绽的,但一条条鼓起来的竹鞭印子是有的。生疼生疼的。父亲以为我这样会长记性了…


我趁着爸爸喘气的机会,竟溜出去了,想想那时候我真是糊涂胆大,杖着老爸一直喜欢我,老爸应该不会再责备我了。

走出去,大冬天的,在雪地里外面冷的刺骨,往哪里去呢?漫无目的的走着……

好巧,德保,德平,德强,还有我表哥已经在邻居家柴火堆那里取暖了。


我像找到了组织一样,赶紧靠近组织,各个诉说起回家被“严刑拷打”的故事,完完全全忘记了为什么要拷打?也忘记了一个多小时前发生的事故了,小孩子就是这样不长记性。


事故还在继续,德强是三兄弟最小的一个,脚冻的吃不消,他拿出一盒火柴来,划了一根点着了,弄了一点柴搭起来了一个小火堆,好暖和呀!

几个孩子个个喜笑颜开的,大家为了火种不灭,又加了粗一点柴,那真是冬天里的一把火,熊熊火焰温暖了我……


一阵北风刮过来了,吹的火堆的火星子飞了起来,顺势飞到了柴火堆上了,那些柴火都是干柴,一会功夫就整个柴火堆就烧着了,火光冲天,我们几个傻孩子还不知道逃命,还在用长棍子打火,灭火。


邻居看到她家柴火堆着火了,只听见她拿个脸盆使劲的敲打起来喊道:“不好了,着火了,快来救火呀………”


不一会,村里来了很多人来灭火,看看火势已经到了没法控制的程度了,大伙就开始给人转移到安全的地方,找到我们五个孩子,人没烧伤,只不过脸上已经不成样子了,看看手上都是黑黢黢的,只看见两只眼睛在转。


邻居说那堆柴火堆已经没发救了,好在是一个独立的在外面的柴火堆,没殃及其他建筑,不到一会功夫就化为灰烬了,大人们才去水井里打水给余火灭尽,不然火星会被大风吹跑殃及其他建筑的。

大人们给我们五个孩子拉出来站成一排,仔细看看没烧伤,只不过为了救火才给搞得脏兮兮的。


大人们看看人没事就是万幸了,父亲和那四个男孩子的父母,答应以后去山上打柴还给邻居家。


邻居一直说人没事就好,回到家,快九点钟了,父母亲都要教训我了,我叔叔紧跟着到我家来了,批评我父亲:“孩子今天一定吓坏了,这么晚了,你们不要骂她了,问问看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?”


母亲就马上来检查我的身体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?除了父亲用竹鞭打的红印子还疼,没其他的地方有事。


我:“我好饿啊。”到晚上九点多钟了,还没吃晚饭,肯定是饿的,老妈只给我留了一点点米饭,叔叔见状,就说:“去我家吃吧?叫奶奶给你做鸡蛋面条去,哥哥嫂嫂你们先带两个小的睡吧!给二犟子的衣服带着,叫奶奶给她洗洗干净,到时候就跟奶奶睡了。”

父母点点头,我好开心呀!逃离

了父母的责怪了。

那时候奶奶一直跟叔叔过,奶奶那时候还年轻,来到叔叔家,奶奶很利索的给我做了三个荷包蛋一碗面条,那次觉得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一碗鸡蛋面了,后来奶奶帮我洗的干干净净的,用毛巾给我头发擦干,那时候没有吹风机,记得奶奶提个马灯照在我后面头发上,头发很快就照干了。叔叔那晚给我普及了很多安全有多重要!

水火无情,第一时间要保证自己的安全,而不是去救火…


那一晚跟奶奶睡得特别香。


记得那个冬天,父亲花了好几天功夫,去几里路的举山上砍柴还邻居家。


也是那一年大姑妈,大姑父家也带着表哥搬走了,第二年,我家也建新房子了,搬到离叔叔家有一段路的地方了,后来也很少跟那三兄弟一起玩了,父亲对我才放心下来,毕竟我一个女孩子家家也闯不了多大的祸。

一天天长大,也知道父母的不容易,他们有四个孩子要养,在一些安全教育问题上都是简单粗暴,闯祸回来就是一顿打或骂,小事情都是妈妈管,这次滚石磨是大事情,父亲第一次打我,也是唯一的一次打我。


后来叔叔也给父亲提了意见,多跟孩子讲讲安全的重要性。在生活中要平时就要多注意自防自救,会逃生避险,孰重孰轻要清楚。


好在我后面没怎么闯祸了,平平安安的长大了。


非常感谢我叔叔在我小时候对我的帮助,特别在安全问题上的教育。


你们小时候一定也闯过祸吧?

原文链接:,转发请注明来源!
「我小时候淘气,闯祸好几次,现在就当童年的故事来回忆吧」评论列表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