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要迷失在鹅山里

鹅笼书生的故事最早出自印度佛典《旧杂譬喻经》,此书由三国时期的吴国僧人康僧会翻译。其中有一篇《梵志吐壶》,讲了某国太子见其母轻浮,委国而去,入山见梵志作术吐一壶,壶中有女人,梵志遂卧;女子复作术吐一壶,壶中有少男,与女共睡。已而女便吞壶,梵志起,复纳妇于壶中吞之,作杖而去。故事表现男女之间互相隐瞒私情的不正常关系。荀氏取材梵志事,曲折地反映了魏晋时期的某些不良社会风气。(夜便委国去入山中游观,时道边有树,下有好泉水。太子上树,逢见梵志独行来入水池浴出饭食。作术吐出一壶,壶中有女人,与于屏处作家室,梵志遂得卧。女人则复作术,吐出一壶,壶中有年少男子复与共卧已便吞壶。须臾梵志起复内妇著壶中,吞之已作杖而去。太子归国白王,请道人及诸臣下,持作三人食著一边。梵志既至言,我独自耳。太子曰:道人当出妇共食。道人不得止出妇。太子谓妇:当出男子共食。如是至三。不得止出男子共食已便去。)

晋代荀氏在《灵鬼志》中把这个故事收录,改名为《外国道人》,并进行了一些改编,变成了“担人”一路上的所见所闻。故事大致这样子的:主人公是一个外国道人,身怀异术。路遇一挑担子的人,走得累了,就钻进了挑担人中的篮子里。到吃饭的时候,张嘴一吐,呼啦啦,顷刻之间变出了一大堆锅碗瓢勺加美味佳肴。更奇葩的是,紧接着张嘴又一吐,居然吐出一位美女来,陪着他吃喝玩乐。道人吃饱后睡着了,更无厘头的来了。这美女一张嘴,居然又吐出一个小白脸儿来,俩人一块吃个不亦乐乎。吃饱喝足,美女见道人快醒来,赶紧一张嘴把小白脸儿吞到嘴里,道人醒后,一张嘴又把美女吞到嘴里。

南朝梁吴均《续齐谐记》又将故事改作《阳羡书生》,就是动画片的版本。

东晋时代阳羡县有一个叫许彦的人,一天行走于绥安山中,遇见一个十七八岁的书生,躺在路边,自称脚痛,请求寄身在他的鹅笼子里。许彦以为他是在开玩笑。书生便钻进笼子里。笼子并没有变大,书生也没有变小。书生和两只鹅并排坐在一起,鹅也不惊慌。许彦背着笼子上路,却也不觉得分量加重。

许彦走到一棵树下休息。书生于是走出笼子,对许彦说:“我想为你设便饭。”许彦说:“那好啊。”书生从嘴里吐出一个铜盘和小箱子。箱子中海陆珍奇,美味佳肴,非常丰盛。盛放食物的器皿都是铜制的。食物香味浓重,世所罕见。酒过三巡,书生说:“我本来带着一个妇人随行,如今想邀她一起共餐。”许彦说:“好啊。”书生从口中吐出一个女子,年龄十五六岁,衣服华丽,容貌佼美绝伦。她和他们一起坐下来进餐。

一会儿,书生就喝醉睡倒。这女子对许彦说:“我虽然与书生结为夫妻,但实际上怀有二心。我本来也偷偷地携带一男子同来。书生既然睡了,我暂时将他唤出来。请你不要说。“许彦说:“很好。”女子从口中吐出一个男子,年龄二十三四岁,也很聪明英俊,于是便与许彦问寒问暖地说话。书生躺在那里欲醒。女子口中吐出一织锦屏风遮住书生,书生和女子共同睡在里面。

那男子对许彦说:“这女子虽有情意,我的心也不全在她身上。我也偷偷地带一女子同行,如今想暂时见见她,请你不要泄露。”许彦说:“好。”男子又从口中吐出一个女子,年龄二十来岁。两人共同饮酒,长久地戏谈。听到书生有动静,男子说:“二人醒了。”因此将吐出来的女子又纳入口中。

不一会儿,书生那边的女人出来了,对许彦说:“书生就要起来。”便将那男子吞入口中,与许彦相对而坐。然后书生起来,对许彦说:“本想小睡,可不知不觉就睡得太长了,你一人独坐太寂寞无聊吧?天已晚了,就此便与君告别。”于是又将女子吞入口中,将诸般铜器物全部纳入口中。只留下一个大铜盘,有二尺多大。书生对许彦告别说:“没有什么可以送给你的,留下这个给你作个纪念吧。”

后来到了太元时期,许彦当了兰台令史,用这只铜盘盛食物款待侍中张散。张散看了盘上的铭文,题记,说是东汉永平三年制作的。

这个故事还和《一千零一夜》的故事开头相似,两个兄弟国王都因自己的皇后淫乱后宫而郁闷,来到海边,看到一个巨人海怪出来,到岸边休息,他打开宝箱,放出自己的藏娇,那美女趁巨人睡着,让兄弟俩过来与她淫乱,事毕又索要两人的戒指,还向两人展示她收藏的无数戒指,说明每次偷情,她都会收藏一个男人的戒指。

回到动画片《鹅鹅鹅》里,我想起以前别人给我讲的类似的套娃故事,那些老板包养的少女情妇,情妇们拿着他们的钱,或者在开个店面,或者再去包养小鲜肉,小鲜肉拿着她们的钱,再去吃喝嫖赌,层层嵌套。我们跟那个背负鹅笼的青年一样,本来好好的,误入这淫乱的鹅山,被迷误了,再也出不去了。丢了鹅,也丢了我。

原文链接:,转发请注明来源!
「不要迷失在鹅山里」评论列表

发表评论